爱av电影_成人av_影音先锋av资源站_快播av种子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hnfsa.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恶欲之源 第三十八章 悲哭的女医

时间:2018-06-12 警务署长愤怒的拍着檯面:「程队长,原本我们向国际刑警求助是希望籍你们的力量对付月夜奸魔,谁知你竟然当众追打手无寸铁的老人,你叫我如何去公众交代。」程嘉惠却怒道:「那个老人明显是奸魔的同党,你的饭桶下属竟眼白白放过他,要不然我们早已经抓着奸魔的狐狸尾巴。」署长想不到程嘉惠竟如此反驳,怒不可遏的他重重地再拍了一下檯面:「你知道今早警察投诉科收到多少个投诉你的电话?是三千个!足足破了最高纪录三十倍有余,我建议你交出配枪,暂时放一下假,奸魔的事我会另外找人处理。」
  「放假?!」程嘉惠错愕道:「不!那个赵丽如恐怕亦是奸魔的人,我建议廿四小时监视她,一定能将月夜奸魔挖出老鼠洞外。」署长冷冷地打量着程嘉惠:「人家才刚拍下你的出丑照,你马上便想公报私仇吗?总之无论赵丽如跟奸魔有没有关,也不关你的事。」程嘉惠仍不愿放弃:「署长,但是…」「This\'sanorder!」署长一手扯下程嘉惠的证件,同时已喝令她交出佩枪,只气得程嘉惠七窍生烟。
  署长室所发生的一切,原封不动的全被我盗听过来,只见我一手正揽着今次的最大功臣赵丽如,一边则跟灰狼喝着香槟庆祝。自从我上了Twins之后,杨受成可谓无条件投降,如今我想上英皇的那个就上那个,可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我甚至连杨受成的女儿杨黛思也不放过,她昨晚就被我操足了整整一晚,到今早离开时几乎连行路也成问题。
  「恭喜少主!只是下一个目标是谁?」灰狼一边喝着香槟,一边色迷迷的打量着赵丽如道,真不明白这老鬼明明早已没了子孙根,只剩下那人工替代玩具,何解仍这般好色。「最好就是程嘉惠,不然你有什么好介绍?」灰狼却摇了摇头:「介绍倒是没有,不过说起程嘉惠,她的两个妹子预产期亦差不多到了,要不要捉些美女医生护士回来,既可帮她们接生,又可操她们的嫩穴,一举两得。」
  「医生?护士?」灰狼一说到这里,一张清秀的脸庞已自我的脑海中浮现,那就是程嘉惠的好友,女法医邓洁莹的纯美脸颜,就以她为目标吧!不过在这之前,我还得先找一位护士。
  杨千嬅缓缓的睁开了眼,眼前是一片陌生的天花板。「奇怪,我明明在家中睡觉?这里是那里?」千嬅只觉得头痛欲裂,想坐起身细看一下环境,才惊觉到自己的手脚被紧锁在正身躺的椅子之上。「千嬅小姐,你醒了吗?那么我们开始了吧!」「开始什么?」头瘟脑涨的千嬅仍未感觉到眼前的危机,只是本能的反问。
  「开始什么?当然是开始播种!」我淫笑着走到千嬅面前,随即已先脱下自己的衣服。由于我可不想单单只找几个护士来玩,所以经我一轮细心挑选之下,杨千嬅自然成了我理所当然的目标,既是当红歌星,亦曾经担任过护士,在娱乐圈可真找不出第二个。于是我马上在她的香闺中以麻醉药将熟睡中的她,带回来大快朵颐。
  「变态!你快走开。」千嬅努力的扭动着,想摆脱手脚的枷锁,但是很快便已发觉到她的挣扎只是白废功夫。我随即按下椅上的按钮,令椅子的末端慢慢分开,从而撑开了千嬅的双腿。「那是一张妇科检查椅!」一被人摆出如此羞人的姿势,千嬅马上已认出了椅子的来历,却丝毫没法改变如此令人难憾的情况,只得任由椅子将自己的双腿拉开成A字形。
  「求你,不要伤害我…」千嬅见我拿着陶瓷製的手术刀迫近,就算如何坚强,也不得不出言求饶。「放心,刀是这样用的。」随着锋利的刀尖轻轻流转,千嬅身上的睡衣不消一刻已在我手上报销,而我正用那锋利的陶瓷刀刃,轻刮着千嬅的阴户,清理着她下身那细嫩的芳草。
  如今总算一乾二净了,我轻轻用水喉沖洗着千嬅的阴户,在我的努力之下,千嬅的私处被我剃成寸草不生的白虎模样,令她那禁地里的嫩肉清楚而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的眼前。我以食、中二指轻轻拉开了千嬅的膣肉,然后以水喉直接冲击着上面的珍珠。千嬅马上发出了难过的呻吟声,却偏偏夹杂着声声的淫叫,刺激着我的摧残慾望。
  「原来已经不是处女,那我就不用跟你容气了。」随着硕大肉棒的插入,千嬅的呻吟随即攀升了几个音阶,正勉力抵受着体内那火热肉棒翻天倒海式的捣弄。我紧紧的揉弄着千嬅那双不大的乳房,阴茎已同时尽情地在千嬅的阴道间快速抽送着,攻击着千嬅敏感的膣壁,撞击着她体内那小巧可爱的子宫。原本乾涸的洞穴随着我的密集炮轰而变得湿润,那是属于千嬅的透明情慾分泌,而由于千嬅所给予的支援,令我的抽插行为变得加倍的畅顺无阻,直将千嬅推上了连绵不绝的高潮。
  就在千嬅攀上第七次高潮的剎那,我同时将奶白的精箭深深的射入千嬅的子宫之内,将强姦的烙印,彻底刻画在她的体内最深处,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痕迹。
  「终于完了吗?」随着我缓缓抽出沾满了精液淫水的肉棒,同时感受到自己的子宫内被强行注满了精液的千嬅不禁心道。少女的身体上充斥着饱受凌辱摧残的痕迹,有牙齿印、有吻痕、有泪水、有爱液、亦有因激烈性交而产生的汗水。我随即解开了千嬅手脚上的枷锁,同时将软若无骨的她摆弄成犬交的姿势,然后籍着全身的冲力,将肉棒深深狎入她的后庭之内。而千嬅亦在我的这一下突击之中发出了惨烈的哀号,同时昏死过去。
  「终于下班了!」十多小时的长时间工作彻底耗尽了洁莹的体力,洁莹边打着呵欠,边急急脚地步行回家,希望能睡一觉好的。可是由于过度疲倦的关係,洁莹完全没留意到身后的男人一直紧紧的尾随着自己,等待她走到四野无人的僻静之处。直到我用手帕紧紧掩着她的口鼻,洁莹才惊觉到危机的迫近,可惜已经太迟了。「这味道…是哥罗芳…」随着这最后的意识浮现,洁莹只发觉到自己的手脚越来越无力,最后终于昏倒在我的怀抱里。
  同一个地点,同一个场景,同一张椅子,只不过女主角已更换了人,今次椅子上的不再是杨千桦,而是程嘉惠的好友,美女法医邓洁莹。由于为免搞出人命,所以我特地减轻了哥罗芳的份量,所以只不过才三小时,洁莹已从药力中醒转过来。
  洁莹正头痛欲裂的挣扎着,想看清楚身处的环境,不过随即已被手脚上的枷锁限制着活动,只得怒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将我绑在这妇产科专用的椅子上?」「不愧为专业的医生,竟马上就认出了椅子的来历,不知你是否同样清楚椅子上的功能呢?」随着我无耻的淫笑声,我缓缓按动着椅子上的按钮,令机械臂马上拉开了洁莹的双腿,令洁莹迷你裙下的私处,暴露在我淫邪目光之下。
  「你到底是谁?」事到如今,也不由得洁莹不羞得脸红耳热,只得挣扎着道。「我吗?我就是程嘉惠的好朋友,不过照理你应该比她更熟悉我,因为你连我的精液也收集了不少。」洁莹闻言已不禁为之色变:「难道你就是…」「没错,我就是你与嘉惠朝思暮想的月夜奸魔!」洁莹只感到耳边传来了雷响,原来自己竟落入了奸魔的手中。
  不过身为法医的她不得不强装镇定的问:「那么你是打算以我来要胁程嘉惠吧?」
  「要胁!」我闻言亦不禁为之失笑,「这个可不用你操心,要你来只是想你替久美与及惠美接生,程嘉惠我自然会对付,用不着你操心。」「我答应你替她们接生就是了,若由你来接生,我也担心她们的身体安全。」一听到好友妹子的情况,洁莹倒也没有犹疑,爽快的答应了。「那么你快解开我吧!」洁莹急于解开手脚上的枷锁,却没有留意到我目光中的慾火,早已被她美妙的裙下春光所燃点起。
  我轻轻磨擦着洁莹的大腿,我的举动马上吓着了洁莹这美人儿。
  「你想干什么?」我淫笑着将手不断爬升:「接生的事不用这么急,你不是一直想收集我的精液样本的吗?我现在就直接给你。」洁莹终于明白到原来我的目的不单止要她的医术,同时还要她的肉体,吓得她慌忙挣扎起来。
  我随手从工具箱中抽出了剪刀,然后灵巧的在洁莹的衣服上划动着,割开了洁莹衣服间的缝接位,却没有半点伤害到她那雪白晶莹的肌肤。「真是老天爷的杰作。」我不由得讚美着,同时手已按落在洁莹的峰乳上,凭手感欣赏着这最高的杰作。洁莹的一双乳峰虽然不是很大,尺寸却洽到好处,而且形状更是最完美的竹笋形。我以掌心轻轻磨擦着洁莹那柔软的乳肉,感受着她的弹性与生命力。
  「真想一口吃掉这布丁。」我轻轻咬着洁莹那乳峰的尖端,舌头已尽情的舔弄着那顶峰上的红莓,轻轻吸啜着少女的体香。「洁莹你已经开始兴奋了。」我留意到洁莹的乳头已慢慢在我的唇内硬突起,于是下流的调笑道。「你乱讲!」苦苦忍受着摧残的少女流着泪道。
  「是吗?那这是什么?」随着我的一手探向洁莹的股间,我的指掌已同时沾满了洁莹那动情的分泌。
  「你不是医师吗?不是要我告诉你这是什么嘛?」我下流的玩弄着指掌间的液体,展现出猫戏鼠式的残忍笑容。「这是你的淫水啊!
  大医师!学名叫做爱液,是女性感受到性兴奋时阴道的自然分泌物,作用是令女性的阴道更湿润,令男性更容易进入。你一定已经在渴望我的进入了,对吗?」洁莹努力的摇着头,这已是她唯一的反抗手段。
  「真是不老实的女孩!看来我要令你老实一点。」我轻轻的扭转着洁莹的乳头,阵阵的刺痛令洁莹不禁皱起眉头。我由工具箱中抽出了注射器,準确的将药剂注射入洁莹的血管之内。
  「那是什么?」身为医师的洁莹不由得问道。「那是令你加倍愉快的药。」我一边抚弄着洁莹的身躯,一边回答道。慢慢地,洁莹亦感觉到被我爱抚过的部位,生出了火烧般的快感。「那是春药?!」
  洁莹不由得道。「说是春药就太失礼了,那药的用途只不过是令你放下无谓的坚持,令你尽情的去享受身体的快感罢了。」我加快着揉弄的节奏,像弹琴一样挑逗着洁莹逐渐因药力而发情的娇躯。
  随着我高明的演奏,洁莹慢慢地发出了不甘愿的呻吟声,夹杂在慾求不满的喘息之中。「果然越高级的乐器就连声音也比别人好听。
  是不是想要我了!」我下流的揉弄着洁莹已硬涨的乳房。「不…我不要…」洁莹流着泪苦苦抵抗着体内的快感,因摧情药而变得春情蕩漾的女性娇躯早已变得香汗淋漓,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真是不老实的女孩,这是给你的惩罚。」我轻轻捏着洁莹那早已被泉水湿透了的珍珠,强烈的快感令洁莹马上攀上了高潮。「是不是比自己弄更爽呢?老老实实说出来,我马上给你满足。」我得意的狡笑着,知道洁莹明显已逃不出我的魔掌。我故意要在洁莹最羞辱的情况下征服她,给予她最强烈的满足,如此她才能在毫无选择的情况下成为我的奴隶,就连身心都完全被我支配。
  「不…」洁莹努力的维持着最后的意识,不愿放弃身为女性仅余下的尊严。「是吗?看来一针是不够力的了,加多一针又如何?」其实一针的药力已足够令洁莹屈服,她的投降恐怕只是时间问题,不过对着眼前这活色生香的美人儿,蠢蠢欲动的我当然不会在这骨节眼跟她浪费时间。
  随着药液注入血管之内,洁莹甚至感到体内的血液亦一同燃烧起来。我轻轻舔弄着洁莹雪白的颈项,同时下流的道:「是不是想要了?
  是的话就要老老实实啊。」洁莹努力的想去摇头,但敏感的身体早已不争气的出卖了她,只见晶莹的爱液如潮水般不断自她的蜜壶间涌出,沾湿了椅子的皮套,我以阴茎轻轻磨擦着洁莹那火热的蜜唇,硕大的龟头更不时轻抵着洁莹那早已湿透了的入口。「看你的妹妹多么想要,她已经久不及待的想要咬着我的龟头。你还是老实的求我,我马上给你满足。」我持续一下又一下的磨擦着洁莹的阴唇,折磨着她的每一条性慾神经。
  「求你…给我…」洁莹痛苦的淫叫着。终于肯说了吗?不过这可不是我想要的对白,我贴近洁莹的耳边说着:「我要你这样说!不然我不会给你的。」一瞬间洁莹的俏脸变得通红,犹疑着是不是要照我所说的说出来。不过随着我将她的双腿拉开成近一字马的情况,彻底揉弄着她那完全张开了的阴唇,洁莹最后都屈服在洪洪的快感漩涡之中。
  「主人,我求你用你的大鸡巴狠狠的操我这头淫贱的母狗,然后在我的子宫里播种,让我为你怀孕生下你尊贵的下一代。」终于都说了,既然是母狗,那就吃鞭吧!苦候多时的阴茎直插入洁莹的嫩穴之内,狠狠的贯穿了洁莹那初次体验的象徵,直轰入洁莹幼嫩的阴道尽头,狠击在洁莹的子宫之上。失身的刺痛令洁莹发出了惨叫声,但片刻间已被快感所取替。洁莹的下身亦一样,虽然失贞的处女血正不断的流出,但洁莹的阴道亦同时涌出了数倍的蜜液,令宝贵的处女血看上去亦变得微不足道。
  幸好今早已先在千桦身上打了数发,强烈的摧情药令洁莹的阴道紧上加紧,整个膣壁正火烫的夹紧绕缠我这入侵者,令我只要稍有不慎便有洩精的可能。出、入、进、退、抽、插,我双手紧握着洁莹的双乳,阴茎幻化成火速进退的活塞,与洁莹的膣壁组合成性慾的引擎,正引发着一波接一波的高潮。
  不过随着激烈的交合,洁莹体内的摧情药己明显的洩出了不少,令少女的理智开始回流体内,洁莹明媚的双眼中的慾火亦减退了不少。
  「不要…求你放过我吧…」回复意识的洁莹马上求饶道。「刚才你不是叫得很爽的吗?」我淫笑着吸啜着洁莹的乳尖,片刻又道:「感觉到嘛?我的宝贝已撑开了你的子宫口,马上便要干进去,一等你高潮我便给你播种,将你最想要的精液全射入你的子宫之内。」随着我的阴茎刺入洁莹的子宫之内,洁莹再一次发出了悲惨的淫叫,但是在剧痛中的她却不由得想起,以前在学习时所学到:有关女性在高潮时受精,将会大幅增加受孕率的理论;与及精液直接洩射入子宫所带出的超高受孕率,只是万万想不到自己竟会亲身体验到,更被强行做着临床实验的试验品,更不由得想到,自己这几天正刚巧是最危险的排卵日。
  「对了,之前替你量度了体温,你应该是在排卵日吧?」看到洁莹的面色为之一变,我已知道自己猜中了,我不由得得意的继续道:「根据一般情况,精液能在女性体内生存三、四天,不过以我特别强壮的体质,就算活上七、八天也不出奇,再配合你在高潮中洩射,大幅减低你爱液中的酸性,令我精液的生存率大幅提升,同时直接将精液注入你的子宫内,单单如此你的受孕率恐怕已达八成,不过再加上你是在排卵期…恐怕你的受孕率会超过九成半以上,我看你还是为孩子想定名字较为实际。」身为法医的洁莹明显想不到我对女性的生理研究有如此深厚的水平,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一直紧压着的意识却不由得为之一鬆。
  洁莹的膣壁暮地传来了强烈的挤压,同时少女的子宫更紧紧吸啜套弄着我硕大的龟头,穴心更喷出了甜美的花蜜。「又高潮了吗?我都说你守不住的,不过你放心,你的高潮还陆续有来,而且我要的是你最强烈的高潮,而不是这种半调子的货式。在那时给你播种才是最精彩不过。」「你是恶魔!」事到如今,洁莹已不由得哭着道。「不错,而且你很快便会怀下我的魔种!」我得意的笑着,同时再一次加快抽插的速度。
  「你休想…」洁莹努力咬紧牙关,坚决不让自己再洩出来。可惜她的对手是驭女无数的我,如此的小把戏又就能在我的面前生效。我一下咬着洁莹红嫩的乳头,痛极的她已不由得鬆口惨叫着,下身却同时承受着我的另一轮快棍,偏偏每一棍都準确的打在她的花心上。如此高明的性技又那轮到她不洩,我却偏偏不让她洩出来。
  每当洁莹将近高潮之制,我都偏偏棍下留情,减慢抽插的节奏,不让她直接洩出来。其实快感一直积存在她的体内没有散去,反而加倍的累积着。如今洁莹总算明白到洩不出的惨况,真皮的椅套早已满布洁莹的指印,过度的春情令洁莹的手脚失控痉挛着,就连少女的脚趾亦因极烈的春情而紧撑直。少女白嫩的娇躯因激烈的交合而染满汗水,同时生出了性感的红晕,偏偏我却毫无节制的堆叠着洁莹的高潮。
  「是不是想要洩了?那就求我吧!」我得意的抽送着肉棒,不断调整着姦淫的节奏。「是…是…求你…我那里快坏掉了」几乎疯狂的洁莹不得不哀求着。我当然不捨得任由洁莹的那里坏掉,不过我却仍不满意洁莹的说法,我轻轻咬着洁莹的耳珠,再说出了另一段淫邪的句子。
  不过今次洁莹却没考虑多久,「伟大的主人,求你准许我为你尽情的洩吧,同时请你用洁莹的身体,尽情洩出你宝贵的精液,并注入洁莹的子宫,令洁莹为你怀孕吧!」「很好!」洁莹终于都全面屈服了,我狠狠抽送着钢棒,毫不留情的狂轰着洁莹的穴心,保证每一下的攻势都入心入肺。而洁莹亦发出了高潮前的猛烈淫叫。
  「我…我要…洩了…」随着肉棒重重的撞击着自己的子宫壁,洁莹甚至感觉到像是核弹要在自己的子宫内爆发。随着这一下最强劲的撞击,洁莹亦同时作出了反应,呼吸、心跳,同时作出了短时间的停顿,然后全身上下,以至每一个毛孔,同时攀上了史无前例的高潮。
  洁莹强烈的高潮所引发起的膣壁挤压以像要夹断我阴茎的力度活动着,同时少女的子宫更紧紧吸啜咬抵着我的龟头不放。再也忍受不住的我亦顺势将阴茎深深插入洁莹的体内最深处,将白浊的生命奔流,狂喷入洁莹的生命花宫之内。每一下精液的洩射都同时引发起洁莹身体上的一个小高潮,令洁莹的子宫颈不由自主的夹紧了我的阴茎,令数之不尽的精液都全打在洁莹的花宫嫩壁之上,却连一丝一毫都不能流出子宫之外。
  虽然终极的强暴已经结束,但是并不代表一切亦同时完结。我轻轻揉弄着洁莹的娇躯,同时吻着她满足的脸颊。洁莹迷惘的注视着我这个刚强暴完她的男人,或许她已经感觉到,自己没有了我将活不下去这个事实,这同时令我充满了征服者的快感。我不由得兴奋地吻着她的小嘴,而洁莹已马上懂得以唇舌相就,暗送着内里的一点丁香。
  我缓缓退出深入洁莹体内的阴茎,不过洁莹的膣壁已先一步依依不捨的夹紧我,作出了深情的挽留,同时少女亦发出了不满的娇吟。
  「想要更多吗?」眼看着这已经沉沦了的女医师,我不禁得意的笑着,「那么你便要将你的好朋友程嘉惠,作为献给我的祭品了。」驯服了这美艳的法医,我确信已到了跟程嘉惠决一雌雄的时间。不过今次我不会再失败,反而我要利用手上一张张的皇牌,令程嘉惠落入我为她精心準备的圈套之中,直至落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