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av电影_成人av_影音先锋av资源站_快播av种子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hnfsa.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溪旁的激情

时间:2018-07-11 淑惠是个漂亮的新婚家庭主妇,身高166cm,体重51kg,三围是33C/25/35,肤色白晰如雪,身材曲线玲珑,加上标準的美人瓜子脸,乌黑亮丽的一头秀髮,搭配合宜温柔的谈吐学养,与先生相偕同行时,往往会被路人、亲朋好友投以艳羡的眼光『好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啊。』他们的心中往往发出由衷的讚歎着。
先生在园区一家公司担任高阶的主管,由于待遇优渥,因此淑惠婚后即辞去了原本在外商公司的秘书工作,悠闲的过起了少奶奶的生活,平日里总是勤奋的打理着他们位于郊区的独栋别墅、生活过的好不惬意。
她跟先生的感情恩爱、如胶似漆,彼此并说好避孕,婚后三、四年暂且不生小孩,要充份的享受两人世界,先生休假时喜欢开着四轮传动的休旅车,载着她劈荆斩蕀、跨越江涧、溪流,到人迹罕至的深山、林野里游乐、休憩,时日一久,原本害怕冒险、个性娇弱的她,慢慢的也被薰陶、感染而爱上了这种远离尘嚣、亲近大自然的活动。
今年的夏季,出奇的酷热难挡,长时间的热浪不雨造成各地的水库缺水,民生用水纷纷拉起警报,这个假日,淑惠例行的跟先生计划开着车要到山区,去寻幽览胜,她们的计划很周详,无论是通讯设备、民生物资、帐篷、炉火、锅碗瓢盆…準备的一应俱全。
车子沿途经过了许多巅颇山路、一些几乎无法通过的路况都被先生一一克服,翻山越岭,车身却也多了许多树枝的颳伤,强行的穿越5~6个钟头后,经少许步行,她们来到了深山中一个不知名风光明媚的世外桃源,儘管午后艳阳高照,但四周悦耳的虫鸣鸟叫,溪流瀑布潺潺,溪水清澈见底,翠绿浓密的树林摇曳婆娑,令人为之心花怒放,暑气全消。
淑惠下车讚歎、开始浏览着这未曾见过的世外桃源胜景,先生随后将车停妥,似孩子般欢叫嘻闹中迅速的将衣服全脱掉放在溪边,露出那一身魁梧的男儿体态,噗通的跃进清澈的溪流中。「哇!好多鱼哦~」他先生像孩子似的叫嚷着。「淑惠!你也下来!水不深!好凉快哦~喔!…呀!哈….哈….」
淑惠看着水中赤裸裸的先生稍犹豫了一会,举目看看四周『这里应该不会有别人来了。』她心想。于是她也脱下ㄒ恤、短裤,仅着粉红色蕾丝胸罩与内裤面带羞色,缓缓的想走向溪水中的先生。「喂!都脱掉啦!等下湿了还要晾乾耶?!放心!这里就只有我们两个人~都脱掉~。」她先生对淑惠喊着。
淑惠听到后犹豫着走回岸边,红着耳根,轻轻的反手解去胸罩,弯腰脱下内裤,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的露出美丽的躯体,『这还是第一次在光天化日之下…,户外全身赤裸着…真难为情…』她边想边以手微遮掩着私处,仍不安的四处张望;缓缓走入清澈的溪流中,清凉的将一身的恼人懊热去除。
他们夫妻就这样赤身裸体的忘情嘻戏着…泼水玩闹中…在溪流的大石头间追逐…跳上跃下…时间一久,已完全忘却了警戒心,先生看着赤裸裸的淑惠,那弹跳间上下振蕩起伏、尖挺饱满的乳球、突起的粉嫩奶头、曲线玲珑的细腰丰臀、那乌黑细毛充斥的私处…。
「哇!~淑惠好漂亮!」先生轻抓着淑惠,大声说着。接着就在溪流边的平坦的大石头上幕天席地、爱抚着淑惠起来:「…噢!…..嗯…」淑惠顺从的应和着,不一会儿,双手并施,揉捏着淑惠的乳房,粗壮的肉棒,毫不怜香惜玉的插进淑惠的湿润小蜜穴中,腰臀间狠狠的前后摆动。
激烈的抽插持续了数分钟,由淑惠私处流出的淫水四溢。先生问道:「嗯…爽吗?淑惠?」淑惠被干的娇喘连连,轻声回应:「…嗯…噢….噢…」先生又说:「要不要插深一点?大力一点?」淑惠回道:「噢…好….嗯…」
先生问道:「…你是淫蕩的女人吧?」淑惠回道:「.嗯…是…我是淫…」揉捏着上下摆动的胸球,看着淑惠乌黑散乱的秀髮、痛苦皱眉的美丽脸孔;又问:「…喜欢被干吧?」淑惠:「嗯….喜…欢…被…」,低头亲吻遮着淑惠的樱唇,淑惠也热烈的回应着,两舌交缠吸吮着
就这样,随后又变换了几个姿势;终于到了高潮,浓稠的乳白精液射出,散布在淑惠随着呼吸而上下起伏的胸脯上。淑惠慵懒的躺在大石头上,脑中欢愉让她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随后先生跳下溪流中,边清洗、边开始徒手抓起鱼来。「哇!这里的鱼又大又笨笨的~很好抓哦!」他高兴的嚷嚷着。淑惠听完也起身,缓缓步入清澈的溪水中,就地取材的边演出活色生香的美人出浴、边以促狭、欣赏的表情看着先生捉鱼…。
先生动作迅速的走回车上取捞鱼的网秆、相关的器具,对着淑惠笑呵呵的说道:「看来今晚我们有鲜鱼大餐可以加菜了。」「咦?!前面有个小瀑布…那里水潭鱼可能更多…我过去看看?…」未待回应,接着撇下独自洗浴的淑惠,快速的跳越在溪流上的石头上,转瞬间已消失在前方。
淑惠不以为意,低吟唱着歌,继续以双手清洗着自己姣好、美妙的躯体。此刻下午三点多了,山间阳光转弱已照射不太进林荫间,因此赤身裸体的淑惠在水里泡了一阵子开始觉得有点凉意,尤其在一阵清风吹拂过后。
于是她起身走向岸边原来放置衣服的地方,拿出车上的毛巾擦拭水滴放开,将一头湿淋淋的乌黑秀髮摊开,披散在肩上,仅从中拣出了T恤跟内裤穿上,将胸罩及短裤放回车上,均匀的双腿、衣着曝露,胸前隔着白色T恤突起两点、诱人的模样,此时相信任何男人见了都会流下垂涎的口水,她自得的边哼唱歌,边开始熟练的架设锅具、营帐、并生起火来。
殊不知这一切情景,已被躲藏在溪旁茂密草丛中的一个人尽瞧在眼里,他22岁,叫福财,中等身材,是山地乡的一个小混混,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今日凑巧为生活所逼,想到这附近的竹林里碰碰运气;挖一些野生的笋子来卖钱。那知骑机车刚到不久,就听见淑惠他们车子的引擎声,因为此处人烟罕至,好奇心吸引着他悄悄的潜伏过来,孰知所见令他大饱眼福、兴奋颤抖不已。
早先淑惠脱的一丝不挂、跟先生在水中戏水时,福财则躲在草丛暗处,贪婪的看着那近乎完美的成熟女性肉体,那对上下晃动微翘浑圆的乳球、曲线玲珑剔透、细毛丛生的蜜穴,毫无遮掩的让偷窥的福财一览无遗。
及至后来跟先生在溪旁大石上的激情,更是让福财看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硬是忍不住脱下裤子盯着淑惠,浑身颤抖的开始双手并用自慰、套弄起来…射了一次。若不是碍于淑惠的先生在场,他可能早冲出去…,虽然如此,他仍躲在一旁窥伺,等待可乘之机。
现在淑惠的先生走到溪流的上游去抓鱼,仅留下毫无戒心、衣着清凉仅着T恤、内裤的淑惠一人,福财看着淑惠的背影,身材曲线毕露;秀髮仍滴着小水滴,诱人之至,阳具又不自觉的胀了起来。他见机不可失,先脱光自己身上的衣物,抓取溪畔地上的一些湿泥,涂在脸上、身上,让人无法辨识出自己原来的面目,静悄悄的向淑惠掩至。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淑惠只知腰腹部被一只有力的手由后强行搂抱住,嘴巴被另一只手摀住,「啊!…」虽吓了一跳,初时想可能是她先生回来跟她作弄,因此起先没什么挣扎,待想要回头骂他先生说别闹了,却感觉身不由己的被抱起,正快速的半抱半拖行往溪流的另一头的森林里。
待淑惠惊觉情形不对时,她已被带往车子约4~50公尺左右的一处茂密草丛中,此处即使身高超过200公分的成人站立隐藏其中,在此高耸的芒草、杂草交错丛中也无法被发现。「不準叫!」,福财恐吓的说道:「乖乖听话」福财虚张声势、故做凶狠的低吼道:「我现在在跑路,躲到这里来~听懂了没?」
淑惠吓的满脸惊惧,她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一身赤裸像野人的陌生男人,但转瞬间她已回神过来,强自镇静、浑身颤抖的说:「我…我…..懂!…你…要做…什么?」福财说道:「做什么?乖乖听话就对了。」福财低身将躺卧草地的淑惠下身仅存的内裤从旁边脱下、丢在一旁。「啊!不…」淑惠遮掩着私处,拜託的求着。
福财将淑惠的大腿扳开,近距离的欣赏淑惠的私处,之前的激情,让裂缝里水汪汪的。「哇…刚才太远看了,近看更漂亮啊~太美了!」福财笑着,将手伸到阴部、手指爱怜似拨开阴唇、丛毛说道。淑惠不敢有强烈的反抗,福财随即更将手由下往上伸进T恤抓抚着淑惠的胸部。福财道:「哇!…怎么有这么美的胸部~啧…啧……又白又软」双手十指并用、爱不释手的揉捏淑惠的胸部,「…嗯..」淑惠低声抗议着。
虽然嘴里嚷着不要,但淑惠毕竟是个容易敏感的女人,在福财略近粗暴的手段下,胸部被揉捏着,虽抗拒,但蜜穴还是不由自主的开始分泌出蜜液,「嗯…不可以….」「求你…….」淑惠的哀求声已减低了不少,粉嫩的奶头也被玩弄的兴奋的立起。
福财手指不久沾满了淑惠的淫液,他见状欣喜说道:「…好!兴奋了哦~」迫不及待的想插进淑惠的阴道里,那知道,因刚才自慰过、真要派上用场时,阳具虽有膨胀,却软软下垂的,怎么也插不进淑惠的嫩穴,福财心有不甘,懊恼自己小弟弟的不争气,试了几次仍未能成功;龟头只能在丛毛前面磨蹭着。
福财此时似有点恼羞成怒,用右手的手指深入淑惠的蜜穴,慢慢的进进出出,也慢慢带给淑惠一些的快慰,淫汁分泌的更多了,福财看着情慾升起的淑惠,索性把她身上仅存的白色T恤脱掉,好方便欣赏淑惠的那对柔软白晰、浑圆玲珑的乳球
淑惠此时情慾已被挑起,慾念已渐盖过恐惧的心,仰身张腿的姿势,心里反倒有少许希望肉棒能坚挺翘起的念头,插进已春潮氾滥的窄洞内,理性的部份却暗骂自己的淫蕩…,竟会暗希望让这陌生男人…『嗯…我想要…好想…怎么这样?噢…』淑惠心中懊恼想着。
随着福财的手指代替肉棒快速的进进出出,经过3、4分钟,淑惠忍不住的哼出声来:「噢…嗯…不要…」福财:「…爽吧,骚货?」「…嗯…不…」淑惠浪叫着,「啊!…不行了…」从淑惠水汪汪的蜜穴中流出的蜜液,让福财的手掌感受到微热、湿淋淋的…。
接着福财将近神智半昏的淑惠拉坐起来,软趴趴的肉棒凑到淑惠的樱唇前,说道:「舔它…」淑惠看着肉棒,眉头微皱的犹豫了一会。
双颊绯红,淑惠终究还是张开樱唇,顺从似服侍她先生一般,前后平行的摆动着头,温热的舌头也灵活的舔弄。只见肉棒被小嘴含着,又舔又吸,不一会,淑惠发现肉棒变的愈来愈坚挺,愈来愈粗大。淑惠心里再一次情慾高涨,心中浮现它侵入自己小穴的景像…,淑惠开始贪婪的吸吮着肉棒,她的双颊已经通红。
福财也舒服的哼出声来:「哇!看不出这么有气质的女人,原来这么会吸」福财低头看着下方的淑惠,头前后的进进出出,白嫩的奶球也柔软的前后晃蕩,忍不住略弯膝去搓揉她的酥胸。淑惠儘管口里含着肉棒,仍轻哼着:「嗯…嗯…」没有抗拒的任他抚摸。「哇!真会舔…」福财兴奋的嚷着。
持续了一会儿,福财突然将淑惠推倒,抓着盛怒勃起的阴茎,一口气对準了穴口,淑惠本能的夹紧双腿抵抗「啊!…不…不行…」可是发现这样是没有用的,接着福财双腿一沉,淑惠白晰的双腿被撑开,福财扭腰往前一顶,龟头凶狠地没入了穴口。这次水到渠成,福财开始感到淑惠的穴口,湿滑、紧实的包覆住前的龟头,淑惠两片像鲜润花瓣的蜜唇也跟着被挤开,整支阴茎缓缓的进入…。
淑惠胴体颤抖着,双腿被福财架在肩膀上,毫不设防的被粗大的肉棒长驱直入。淑惠的嫩穴突然有充实的感觉,紧闭着眼睛,感受着小穴被扩充的快感,淑惠的蜜穴已快被福财挤满了,「噢!好紧..」福财大乐叫道。
淑惠虽然不久前才在溪旁激情作爱,先生的肉棒加上福财手指达到的高潮,小穴已微微瓣开,但陌生肉棒入侵时,小穴因紧张变的紧缩,被福财挤满后,小穴紧紧的包着粗大的肉棒,挤出不少蜜液来,一股淫水顺着福财的肉棒涔涔地流下来。
肉棒拔出将近穴口时,福财再插入,再一次撑开淑惠紧缩的小穴,一下子就顶到穴底,龟头着实地碰着穴底的嫩肉,每顶一下,淑惠就发出一声「嗯…噢…」,并且浑身颤抖了一下,「嗯…噢…」淑惠开始转为享受的感觉,闭着眼睛,享受着小穴被肉棒扩充的快感。淑惠的手虽颤慄着抓着福财的肩膀,让肉棒每一次都能撑开嫩穴顶到底,但内心还一直希望丈夫能出现制止陌生男人的入侵。
[嘿嘿,是不是很舒服?]福财深深地插入淑惠十几下,抽插得淑惠全身乏力,然后就故意问她。[唔…人家不能…不要这样说…嗯..]淑惠一边呻吟一边回答,这时双腿勾在福财肩膀上,在空中无力地摇晃着。
福财一面抽插,一面探手抚弄淑惠丰满腻滑的乳房,滑腻腻,爱不释手之下,不禁揉捏着。[嗯…你…把人家弄的…啊…不…]淑惠被福财揉捏插弄得淫蕩起来了,这时主动地抱着他,双腿也夹在他的粗腰上,任由那根大鸡巴在她小穴里里外外地抽插着。而淑惠情动之下,也慢慢的摇晃下身,迎接猛烈的抽插,浑然忘了反抗,让这陌生男人姦淫着,任他摆布。
强烈的电流倏然从她的下体冲上,然后温暖的热潮慢慢地延展出去。淑惠鲜润的蜜唇、挤满的嫩穴,感到热潮正在不断的升起,同时引发了滚热的阴道开始抽搐,双脚开始痉挛:[唔!….噢…不行了…]
淑惠涨红美丽的俏脸,在享受男女之间最美的感觉时,却显得十分无助,软弱?!原来被陌生男人凌辱下的淑惠,只需稍作刺激,短短数分钟就再一次到了高潮。福财迎凑着,淑惠极潮过后,福财速度开始放慢,但没有给淑惠喘息的机会。
原本内心等待丈夫能出现的淑惠,此时完全忘了之前的期待。陌生肉棒在嫩穴里抽插着同时,淑惠想起了丈夫,淑惠心里却冒出开始一个不同的场景,幻想着丈夫出现后,也变成一个陌生男人凌辱无助的淑惠。
淑惠忆淫在这荒野,自己娇柔的胴体,被两个魁梧的男体包围着,一件轻薄的T恤,被两个男人轻易的撕下,一件透明性感的内裤,被大手轻易的剥下,一张柔嫩的小嘴,被两个坚挺的肉棒先后凌辱着,一对颤抖的酥胸,被粗暴揉捏着,一个淫蕩粉嫩的小穴,被两个粗大的肉棒轮流享用着。
「嗯…噢…」福财又深深地插入,此时淑惠回了神。双眼紧闭,嘴唇微张,双手紧抱抓住福财,福财的肉棒在她的嫩穴内来回抽插,带着她的蜜唇翻进翻出,弄得她不停的扭动身体,不断的发出淫浪的呻吟,呻吟声高低顿扬、如泣如诉,淫蕩极了。
那知福财持续了数分钟,仅剩余的一点精液就不听话的射在淑惠温暖、潮湿的小穴内,福财浮现懊恼的表情,咒骂自己道:「X!…不中用的东西!」,拔出正渐变软的阴茎,淑惠慢慢坐起身看着福财,白浊浊的精液就从淑惠的小穴涌流了出来,脑中一片空白,淑惠心中略掺杂着些许不捨。
此时,远处传来熟悉的叫喊:「淑惠!淑惠!你在那里?」「淑惠!」淑惠听到先生在喊叫找寻她。只见福财神色略慌的说:「得走了!~」,福财快速起身离开。淑惠沉吟了一下,看着草地上的三角裤,缓缓拿起了旁边的T恤正要穿上。只见福财突然又转身回来,吓了她一跳。「哦`忘了说,你身材足赞ㄟ!…」福财微笑着,随即一溜烟的从草丛中消失了。
先生看着草丛中走出的淑惠,脸色红嫩,双颊绯红,T恤下尖挺饱满的乳球振蕩起伏着,特别诱人。以为淑惠对溪旁的激情意犹未尽,先生兴奋的再次抓着淑惠,脱下淑惠下身的内裤、自己的短裤…。
淑惠默默的迎接先生突来的猛攻,嫩穴再次被坚挺的肉棒填满,淑惠双眼紧闭,享受先生的摆动。心中默默猜测着,陌生男人是否仍旧躲在溪旁草丛中,贪婪的看着淑惠,看着肉棒再次撑开她的嫩穴,紧紧的包着粗大的肉棒,挤出淑惠的淫水和嫩穴中剩余的白浊…。
「啊…老公…救我…」淑惠在两个野兽怀中挣扎着,越是挣扎,越是引起两人的兽性,最后淑惠全身无力的上下被攻击,粗大的肉棒,侵犯着柔嫩的小嘴和两腿间蜜液氾滥的地带。淑惠全身绷紧,内心浮现数周前在荒野的忆淫,小穴的嫩肉把丈夫的肉棒包得更紧更温暖,呻吟得像哭泣那般,兴奋得全身发颤。
「老公…你没救我…就把人家…快…啊…我不行了…」淑惠叫着,两人一起上了高潮,那种感觉真是妙极了。好一会儿,丈夫看到淑惠一动也不动软软地睡在卧室的床上,美丽的俏脸上洋溢着快乐与满足的红潮,一股小瀑布似的淫液从淑惠的嫩穴里向外溢出来,沿着屁眼流到床单上,笑着说:「淑惠!感觉你近来高潮时好迷人,真好」。
这件事始终隐忍在淑惠的心底,未向任何人提起;包括先生在内,成为深藏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