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av电影_成人av_影音先锋av资源站_快播av种子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hnfsa.org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一百七十七章

时间:2018-08-09 这边文渊正在离京的路上,那头华瑄已经生起闷气来。白日里文渊回来时,她正好不在,在她和小枫回屋子之前,文渊又已和小慕容匆匆 赶往京城。她一整天见不到师兄,心里不禁气恼,向一旁的紫缘抱怨:「紫缘姐姐,文师兄太不像话了!」
  紫缘手里拿着一方锦帕,正在刺绣,听她一说,便抬起头来,道:「怎么啦?」
  华瑄道:「你看啊,他昨天出去,一个晚上没回来,今天才回来一下,又跑出去!」
  紫缘微笑道:「人家有正事要办,也不能要他一天到晚陪着我们啊。」
  华瑄噘起小嘴,低声道:「什么正事嘛,谁当皇帝,还不都是这么个样,又要大惊小怪了?」她坐到一旁,手指轻轻敲着桌面,无聊地嘟 囔着:「文师兄不在,慕容姐姐也不在,无聊死了……」
  紫缘见她没事可做,便道:「瑄妹,你别净喊无聊,真闲着发慌,要不要学学刺绣?」华瑄兜过头来,怔怔地道:「刺绣?」紫缘微笑道 :「是啊,刺绣。」
  说着扬了扬手中的绣花针,道:「十几岁的姑娘,该学着做点女红吧?」她们相处多时,平日闲话之中,紫缘知道华瑄不懂女红,这时便 想要教教她。
  华瑄禁不住好奇,在紫缘身边坐下。紫缘放下手帕,拿了块布料,示範了几样简单的绣法。华瑄聚精会神地看着,也拿了针线来试试。也 是奇怪,同样一根绣花针,紫缘绣出来的样式漂漂亮亮,在华瑄用起来就全不是那么回事,只绣了一会儿,华瑄已经弄得满头大汗,针头线乱 了个难分难解。
  这时赵婉雁正好过来,见两人正在刺绣,探头来看,见了紫缘绣的手帕,花鸟精巧,栩栩如生,登时笑道:「紫缘姑娘,你这手巾绣得真 好。」紫缘微笑道:「谢谢。」华瑄却不等赵婉雁来看,赶紧丢了针线,小手乱揉,把一块布揉了个团,藏着不给她看。
  赵婉雁一怔,笑道:「华姑娘,让我看一下嘛。」华瑄小脸胀红,拨浪鼓似地不住摇头,把那布团藏在怀中,道:「不要,我绣得不好看 .」赵婉雁微笑道:「看看而已,我又不会笑你,我自己也不太会绣呢。」华瑄眼珠朝她瞄了瞄,又瞧瞧紫缘,迟疑一阵,很为难地打开手掌 .赵婉雁拿了布团,打开来看,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泛起一丝苦笑。
  华瑄见她这样反应,登时跳了起来,急着叫道:「赵姐姐,你说不笑我的!」
  赵婉雁掩嘴笑道:「好好,我……我可没笑。」紫缘微笑道:「瑄妹从没练过刺绣,以后就会进步啦。」
  赵婉雁拿着那布端详半晌,弯腰拿在华瑄面前,指点着道:「你这是斜绣针法跟接针法并用,是绣双面的,可能难了一点。哪,你看,这 边线头跑出来了,就是没有绣好,应该要这么下针,这样出来……」
  她一边说,一边持针绣了起来,纤纤玉指,奇巧无比,将那针线使得从心所欲。紫缘忍不住轻声讚歎,笑道:「赵姑娘,你说我绣得好,我可说你绣得更好了。」华瑄看得目瞪口呆,道:「赵姐姐,你这叫不太会绣?那怎样才叫会绣?」
  赵婉雁有点不好意思,道:「我这怎么行呢,真正厉害的人,用针绣出来的啊,比用笔画出来、写出来的还要精细呢。华姑娘,你先学平 绣针法好了,这个比较容易,算是基础。」
  说着,赵婉雁便教华瑄如何穿针引线,把那平绣针法示範出来。紫缘却见天色不早,先同小枫去準备晚饭菜餚,不刺绣了。赵婉雁教了一 阵,华瑄学得一头雾水,跟父亲学了好几年功夫,样样是精深奥妙,可也从没这样头痛过。
  就在这时,忽听啪地一声,小白虎从窗外跳了进来,落在一张破茶几上,跳下地来,前脚后脚地窜到三女脚边,呜呜地叫。赵婉雁放下针 线,抱起小白虎,微笑道:「大概是这样了,你先练着看看吧,我进去一下,一会儿就出来。」便抱着小白虎,进房去了。
  华瑄呆呆地看着那一针一线,心道:「练,怎么练啊?一下穿过来,一下穿过去,」不周风式「」阊阖风式「都没这么难啊!」她把那细 细的丝线耍了一耍,只是太轻,八方风索使不出,倒是扎实绕了她一手指。
  她马马虎虎地绣了些图案,左看右看,只觉得绣什么不像什么,真是越看越不能看,自己瞧了都难为情。耳边忽然嗡嗡声响,一只苍蝇大摇大摆,在她眼前飘了过去。
  华瑄正没好气,见那苍蝇东飘西飘,忍不住拈起绣花针,娇叱一声:「着!」
  玉手一扬,针去如电,把那营营青蝇刺了个前胸贯后背,牢牢钉在窗欞上。
  只是她绣完了针,却忘了打结断线,这一针出手,引着丝线花布一股脑儿飞了出去,这独门暗器不免过于花俏,江湖上罕见罕闻矣。
  她从椅子上跳将起来,拍了拍手,心道:「这绣花针要这么用,可不是顺手多了?」伸了伸懒腰,又想:「赵姐姐进房里做什么?去看一 看罢,总不会是嫌教我教不会,先溜了罢?」
  当下华瑄跑到房门前,开门进去。不料才一进去,便听赵婉雁惊叫一声:「啊,谁?」
  华瑄吓了一跳,一看之下,却见赵婉雁坐在床边,衣襟敞开,露出乳房,小白虎被她抱在胸前,正在吃奶。赵婉雁脸上一红,把衣襟拉上 了些,道:「华姑娘,你……你要进来,也先说一声嘛。」
  华瑄拍拍脑袋,低声笑道:「对不起啦。」她没看过赵婉雁喂小白虎吸乳,看着觉得有趣,便带上房门,跑到赵婉雁身边看。赵婉雁却觉 得不好意思,连忙遮掩着胸口,轻声道:「别看啊。」
  华瑄眨眨眼睛,道:「赵姐姐,我早就想问了,为什么你有乳汁啊?」
  赵婉雁登时窘了,支支吾吾地道:「这个……这个……我也不知道。」华瑄奇道:「怎么会不知道呢?」
  赵婉雁被问得答不上话,便把遭遇白虎的前因后果,同华瑄说了一遍。
  华瑄听了,轻轻抚摸小白虎背上皮毛,笑道:「这样说来,赵姐姐你是帮人带孩子了?」赵婉雁微笑道:「大概吧。」
  华瑄拍拍小白虎的头,笑道:「看你多好运啊,有赵姐姐这么漂亮的人来养你,还餵你喝奶呢。」小白虎闭着眼睛,虎鬚摇来摇去,只顾 着吃奶。
  华瑄向赵婉雁笑道:「赵姐姐,你以后一定是一个好妈妈。」赵婉雁脸颊一红,微笑不语,脸上满是娇羞神态。
  过一会儿,小白虎吃饱了奶,沉沉地睡着了。赵婉雁弯腰下去,将它放在床脚。看着小白虎满足的模样,华瑄忽然起了童心,道:「赵姐 姐,我也要!」赵婉雁愕然道:「要……要什么?」华瑄道:「从小我娘就不在啦,我也不知道吃奶是怎么样的感觉,你让我试试看好不好? 」赵婉雁心头怦然一跳,急忙道:「这这……这怎么行呢?不……不好啦。」华瑄拉拉她的衣衫,柔声求道:「好啦好啦,赵姐姐,一下下就 好了,不会怎么样嘛。赵──姐──姐──」
  赵婉雁羞得满脸通红,不管华瑄怎么撒娇,就是不肯答应。可是华瑄兴致高昂,黏住了她不放,赵婉雁被她弄得没有办法,终于勉强地道 :「那……只能一下喔。」华瑄大喜,搂住了赵婉雁,叫道:「赵姐姐,你最好了!」
  赵婉雁红着脸,慢慢拉开了衣襟,暗暗苦笑,心道:「这有什么好试的呢?」
  华瑄望着赵婉雁丰盈的胸脯,伸出手去摸了摸,歎道:「赵姐姐真好,胸部好大喔……」跟着手揽赵婉雁的腰,身子旁倾,把脸凑到她的 胸前。赵婉雁被她压得不好坐稳,挣了一下,整个人躺在床上。她脸上一热,正想起来,却觉得乳头一紧,已经被华瑄的樱桃小口含住。
  赵婉雁轻呼一声,身子微微一颤,一种奇妙的感觉从乳头上传来,让她有点恍恍惚惚。华瑄半伏在她的身上,双唇轻轻吸吮,觉得那奶头 慢慢挺了起来,含来滑腻欲融,忍不住用力吮了几下。
  「唔……」赵婉雁略一呻吟,一时身体有点发麻,双乳中微微胀热,乳汁不由自主地泌出,流入华瑄口中。华瑄感到嘴里流进一股温热, 不禁一阵心跳加速,心道:「这就是奶水了?嗯,浓浓的,可是没什么味道嘛。」
  她轻轻揉着赵婉雁的乳房,一边啜着乳汁,慢慢觉得身体有点热了起来。赵婉雁被华瑄含着乳头,阵阵吸吮的刺激感觉,让她想起了和向扬调情时的景象,不由得面红耳赤,心道:「要是向大哥在的话,他……他这样含着我……舔我……那种感觉,可有多好……」
  赵婉雁自己遐思不断,也没管华瑄如何动作,想着想着,逐渐觉得迷迷糊糊,股间竟有些湿润了。她夹紧双腿,稍一摩蹭,居然有点兴奋 起来,轻轻喘了口气。
  华瑄吸了一会儿奶,初时只觉腹中温温胀胀的,后来不知不觉中,那股温热扩散开来,全身上下都暖洋洋、软绵绵的,很是舒服,却有点 昏昏沉沉。再过半晌,华瑄觉得那暖气渐渐变成热气,胸口有点郁闷起来,不禁张开了嘴,离开赵婉雁的乳房,喘了几口大气。
  赵婉雁轻轻喘息几下,轻声道:「华姑娘,可……可以了吧?」华瑄点点头,脸色泛红,悄声道:「可以啦……这……还满好玩的。」跟 着又喘了口气,道:「不过,我……我觉得有点热……」说着抹了抹脸上的汗,拉着衣襟抖了一抖。
  赵婉雁也是满脸红潮,却是想着向扬的种种温柔,历历在目,兴奋得难以自制。华瑄也已注意到了,道:「赵姐姐,你也觉得热吗?」赵 婉雁不经意地点点头,轻声歎道:「我……我热得受不了了。」华瑄又抹了抹汗,道:「我们脱衣服好不好?」赵婉雁又点点头,心里只是想着向扬,坐起身来,随手解开腰带,慢慢轻解罗衫。华瑄却真是燥热不堪,衣服一件接一件地脱下,很快便脱得一丝不挂,在床上滚来滚去, 却还是觉得浑身发热,汗水在床上留下了一个个印子。
  赵婉雁慢条斯理地脱了衣服,低头一看,不由得害羞起来,心道:「怎么……已经湿了?唉,向大哥,我……我这么想你,你却在哪里啊 ?」她心中胡思乱想,受不了身体的空虚难耐,也顾不得华瑄在旁,用手指轻轻拨了私处一下,嫩肉受了刺激,登时轻轻娇吟了一声。
  华瑄听她声音有异,坐起来一看,看见赵婉雁正抚弄着她湿淋淋的花瓣,满脸都是朦胧羞涩的神态,不禁一呆,道:「赵姐姐,你……你 怎么啦?」赵婉雁心头一惊,急忙收手,结结巴巴地道:「我……我没做什么啊。」
  华瑄道:「骗人,你……你那里湿掉了啊。」赵婉雁羞得说不出话来,只是低下了头,双颊发烧。华瑄怔怔地看着,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 ,更加忍受不住了。
  这时候房外一阵脚步声响,只听一人叫道:「师妹,师妹!」
  华瑄一听呼唤,连忙拿了衣服,道:「文师兄回来啦,赵姐姐,我待会再来。」
  她匆促之间,不及穿好衣物,只套了上衣裙子,便赶紧跑出门去。
  到了堂前,华瑄见果然是文渊回来,登时三步并做两步地冲上去,抱住文渊,叫道:「文师兄!」文渊出其不意,被她沖得倒退两步,笑 道:「我回来啦。师妹,你怎么满身大汗?」华瑄抬起头来,脸蛋泛着羞红,道:「我不知道,就是觉得热啊。文师兄,慕容姐姐呢?」文渊 道:「她有事,今晚住在京城了。师妹,你这样浑身是汗,当心着凉了,先去换件衣服罢,等会我再跟你说。」
  华瑄大力摇头,喘着气,道:「我……我不要换衣服,我根本不想穿衣服啦,热死我了!」她一边说,又觉得燥热难当,再也忍受不了, 又把刚穿上去的衣服脱了下来,露出娇嫩的赤裸胴体。
  文渊见她气喘吁吁,脸透羞红,正觉错愕,忽然看她脱了衣裙,里面却一件衣物也没有穿,更是吃了一惊,道:「师妹,你没事吧?」华 瑄不断喘气,坐在地上,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抬头向文渊道:「我好热!」
  文渊看着她满身汗水,肌肤晶莹如玉,这样充满无奈地看着自己,登时接不上话来了。
  赵婉雁光溜溜地坐在床边,心里仍是扑通直跳,想着向扬的模样,跟自己交欢时的各种快乐滋味,更觉得寂寞难耐,不禁幽幽歎了口气, 心道:「向大哥,你知道我一定会等你的,可是……可是……我等得可多辛苦啊。你想着我,不也觉得难过么?」
  她想了片刻,心中慾火稍熄,正想穿上衣服,忽听房外声声叫唤,婉转柔腻。
  赵婉雁听不清楚,心中好奇,拿上衣掩在胸前,走到门边,从门缝中偷看。
  那门本就破旧,空隙甚大,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外面,只是视野有限。
  只见文渊和华瑄互相拥抱,倒在地上,文渊在下,华瑄在上,正剧烈地晃动着身子。华瑄裸着身体,身上汗水直淌,肌肤透着娇艳的淡红 ,纤腰在文渊手臂的前后抱动下不断摇摆,圆滚滚的屁股斜对着赵婉雁眼睛,也是晃个不停。文渊衣衫完好,没有脱下,唯有裤裆稍稍卸下, 好让那根物事露脸,在华瑄私处的蜜洞中卖力演出。那肉棒猛烈出入,插得华瑄爱液四散,口中娇啼不绝。
  「啊、啊哈、文师兄、好热……啊啊──」华瑄紊乱地呻吟着,两条腿不断摆荡,难以安分。文渊轻声道:「还觉得热?」华瑄用力点头 ,头髮洒着汗水,叫道:「文师兄的……那个东西……啊啊……更热!」她兴奋地扭腰,俏丽的脸蛋上带着些许羞涩,极力享受着交媾的快感 .两个人沉迷其中,完全没有发现门后有一双眼睛正目睹这个情景。
  赵婉雁只看了一眼,脑袋便轰地一阵空白,再听两人亲怜密爱的私语,霎时浑身无力摇摇晃晃,坐倒在门边。赵婉雁眨了眨眼,再一想刚才所见,登时满脸发烫,慌慌张张地冲到床边,扑到棉被里,心里羞耻得不知所措:「怎么给我看见了呢?我……我我……我怎么……怎么可 以看人家做这种事?向大哥,你……你千万别骂我啊!我不是故意要看,真的,真的!」
  可是这一看,她刚刚压抑下的情慾,这时又加倍涌上心头。双腿之间,也涌出了源源不绝的蜜汁,无论如何无法抑止。赵婉雁羞得在床上 直打滚,真盼望向扬立刻回来,像文渊对待华瑄那样,将那强壮的阳具送入自己的身体中,好纾解她的绵绵情思。
  她一直不敢手淫,怕手指戳伤了自己细嫩的私处,就算思念向扬到了无法忍耐,也只以抚摸双乳、身体来发洩。可是这时,她实在无法再 忍,终于将手指往股间探去,伴随着轻轻的呻吟,将食指插进了她的牝户。那种纤细却深刻的感觉,让赵婉雁忍不住浪叫起来。
  「呜……呜呜…啊、啊啊!哈、哈啊!」她也不知道怎么做,才能得到期盼中的高潮,只是随着身体的需求,失魂落魄地抽动着,同时另 一只手抚摸乳房,呻吟不停。赵婉雁还是不敢弄得太深,但是「噗滋、噗滋」的声音,已经让她有一种莫名的快感。爱液和乳汁不断涌出,滋 润她美丽的胴体。
  在房外的华瑄攀上绝顶之前,赵婉雁已经先一步洩出阴精,慵懒地瘫在床上,口中蕩漾着紊乱的喘息。
  她的手指上沾满了黏稠的汁液,却仍自然而然地伸到额头上,拭了拭汗水,舒了口气,幽幽地歎道:「向大哥……快……快回来吧……」
  当晚,文渊和诸女说明了和于谦、韩虚清见面的事,要大家一併住到于府中。
  可是赵婉雁却不答应,说道:「我要留下来等向大哥,向大哥不回来,我就不走。」
  这一来,文渊可就伤透了脑筋,心道:「师兄虽然没有嘱咐我照顾赵姑娘,但是要我们来这里住,意思相同。怎么可以让她一个人住这荒 郊野外?」
  众人讨论一番,最后终于决定,华瑄、小慕容每隔两天,轮流来陪赵婉雁住,同时也尽保护之责,等过这剩下的半个月。本来文渊武功最 好,也在轮替之列,可是华瑄大力反对,赵婉雁红着脸,说要避嫌,紫缘和小枫不置可否,文渊也就顺着大家的意,无须轮替。
  这晚众人心绪条条,各有所思。文渊和紫缘说着于谦为官的传闻,讨论他是怎样的一个官,迟迟没有入睡。小枫在一旁听着,却忍不住困 ,听得直点头。小慕容不在,华瑄转去黏着赵婉雁同床睡,赵婉雁虽是答应,心里却怦怦直跳,想着傍晚时大为失态,害羞不已,怎么也不多说话,躲在被窝里想睡,偏偏睡不着。
  华瑄倒是没放在心上,拉着赵婉雁有说有笑,却是根本不想睡。整个屋子里,只有小白虎安安稳稳,天塌下来不知道,盘着尾巴睡大觉。
  深夜,京城于府之中,于谦坐在书房,阅着兵部文件,尚未安歇。他脑里正想着国事大计,忽听脚步声轻轻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 「大人,夜深啦,您还不歇息么?」于谦没有抬头,依然看着手中那张满是文字的文件,说道:「事情还没忙完。不必管我,你们都先去休息 吧。」那女子笑道:「」不必管我,你们都先去休息吧「。哎呀,大人,您当我是府上的婢女丫环么?」
  于谦一听,这才抬头,见是今天留住家中的小慕容,道:「于某失言了慕容姑娘见谅。姑娘何以尚未就寝?」小慕容笑道:「咦,我得保 护大人,怎么敢睡啊?要是有什么刺客杀手,闯了进来,我睡着了,怎么抵挡?大人,你不怕么?」
  于谦道:「生死有命,于谦行得正,坐得端,本不惧这些飞来横祸。姑娘不用太过劳累,还是去歇着吧。」
  小慕容笑吟吟地道:「于大人置生死于度外,可真是令人佩服。」说着忽然脚下一点,于谦尚未看清,小慕容已来到身旁,一手按住自己肩膀,说道:「我也不想这么累,要防刺客么,简单得很,正主儿死了,不就一劳永逸?」于谦猛一侧头,肩颈之间却已活动不灵,眼前青光 一闪,小慕容右手一柄短剑,剑尖已抵住他的咽喉,脸上笑意全收,换上了一幅冷冰冰的表情。